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正文

后默克尔时代,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德国新政府?

作者: 时间:2021-09-28
导读:2021年9月26日,德国将进行联邦议会大选。默克尔执政16年后引退,德国即将进入后默克尔时代。默克

2021年9月26日,德国将举行联邦议会大选。默克尔执政16年后退休,德国即将进入后默克尔时代。默克尔对德国、欧盟和中国政策产生了巨大影响,尤其是在美国推动欧中竞争的国际政治中,默克尔理性稳健的立场对欧盟政策产生了积极影响。德国大选后,谁将担任总理,哪些政党将组建内阁?新政府将对中国采取什么政策?后默克尔时代中国应该如何应对?本文结合选举情况,做出初步判断并提出政策建议。

1.选举形势分析:舒尔茨当选总理,红绿灯联盟组阁。

在这次德国联邦选举中,共有47个政党成功登记参选。根据各组织公布的选民调查结果,主要政党和提名领导人如下:

由一个政党或拥有半数以上议会席位的政党联盟提名的领导人将成为新的德国总理。媒体、智库和官员对政党联盟的评论和预测如下:

德国选择的政党将没有机会组成内阁,左翼政党进入内阁的可能性极小。

从2017-2021年任期内的内阁谈判以及主要政党领导人的政策倾向和讲话来看,极右翼民粹主义的德国选择党将错过内阁谈判。在德国历史上,左翼政党从未成功参与内阁的组建。虽然这次不是绝对不可能,但可能性很小。

“两个联盟”“牙买加”“红绿灯”“肯尼亚”等组合异彩纷呈,政治碎片化、组阁不确定性不断增加。

根据最新民调结果,《卫报》最近14天产生的平均投票率组合如下:

根据东西德统一以来成功组阁的政党记录,CDUDSU-民主觉醒(1990年)、社民党-GRNE(1998-2005年)、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2005-2009年)、CDU-自民党(2009-2013年)、CDU。从目前的民调结果来看,两大联盟(指联盟党和社会民主党的联盟)能否维持,由CDU和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能否保持领先地位(民调统计并没有将5%入行线以下的小党派选票重新分配给主要政党),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三党联盟可能成为必然趋势。从上图的民调来看,三党联盟可以获得50%以上的支持率:(2)联盟党、社会民主党、绿党(因为三党是黑、黄、绿三党,所以叫肯尼亚联盟),(3)联盟党、自由民主党、绿党(因为三党是黑、黄、绿三党,所以叫牙买加联盟),(6)社会民主党、自由民主党、绿党(因为三党,所以叫牙买加联盟)。

由于社民党此前的政策主张在与联盟党联合执政的过程中受到压制,影响了选民的支持率,因此社民党在本次大选前誓言不与联盟党联合执政。在9月19日的最后一次电视辩论中,舒尔茨再次表示,他不会与联合党一起组建内阁。如果社会民主党的誓言是真的,那么组合(2)和(7)可以排除,这样就只剩下组合(3)和(6)了,也就是牙买加联盟和红绿灯联盟可以获得50%以上的选票。目前,社会民主党的选举形势仍呈上升趋势。在9月2日最新的权威民调中,社民党支持率达到25%,而联盟党和绿党的支持率分别降至20%和16%。下图为德国主要政党民调支持率走势。红色社会民主党从7月以来的低谷中强势崛起,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黑色联盟党和绿色绿党的支持率都在下降。我们预计社民党可能获得约26%-28%的选票(不到30%),而联盟党和绿党的选票可能会继续下降,因此组合(3)牙买加联盟的选票可能不到50%。在这种情况下,只剩下组合(6),即社会民主党最有可能让政府组阁,这是赢得席位最多的政党,也是红绿灯联盟。

当然,还有一个非常低的可能性需要讨论,那就是如果社民党和绿党加起来获得接近45%的选票,稳定选票在6%左右的左翼党可能会加入内阁,也就是上图中的组合(5)是一个可能的选择,这样三个政党就会形成左翼联盟。然而,组合(5)可能会遇到议会中右翼成员的激烈抵制,这将导致管理上的巨大困难。我们认为领导组阁的社民党和Scholz会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在组合(6)中优先考虑红绿灯联盟,除非自由民主党强烈反对,红绿灯联盟组阁失败。因此,左翼党进入内阁可能不愿意被选民、议会和左右翼党看到,组合(5)成为现实的可能性极小。

来源:INSA

红绿灯联盟能成功吗?目前,社会民主党和绿党都愿意推动红绿灯联盟,但能否成功,还要看自由民主党的意愿。从政治谱系来看,社民党和绿党都属于中左翼政党,很多政策立场比较接近。社民党领袖斯科尔斯表示,希望与绿党合作组建下一届联邦政府。然而,社会民主党和绿党在几乎所有关键政策领域都与自由民主党立场不同。就自由民主党而言,加入中左联盟意味着在一些政策立场上做出让步,可能会使其失去核心选民的支持,给下一届选举带来风险。默克尔上一次组阁是在2017年,正是因为自由民主党选择退出,牙买加联盟才没能在当时组阁。虽然自由民主党仍然有可能因为强烈坚持自己的政策主张而无法与社民党、绿党组阁,但我们认为,正是因为自由民主党吸取了上次参与组阁失败的教训,或者说让其反思, 而这一次,选民对社民党作为传统大党在基本政策上的稳定性、绿党应对气候变化的专业知识以及自由民主党在数字经济中的能力的结合持乐观态度。 参与组阁的绿党也可能在一些政策问题上争取到自由民主党的配合。所以,即使组阁期间可能会有波澜,可能会导致组阁时间较长,我们预计自由民主党这次也会选择加入组阁(有传言自由民主党主席林德勒可能会出任财政部长),坚持红绿灯联盟组阁成功。

从首相的个人选举来看,社民党候选人斯科尔斯表现出色,在最近的民调中,在所有问题上都远远领先于其他两个主要竞争对手。能力方面,55%的受访选民认为斯科尔斯能力最强,只有14%的选民支持联盟党候选人拉什特,7%的选民支持绿党候选人贝尔·伯克。领导力方面,舒尔茨获得了53%的支持率,拉歇特和贝尔伯克分别获得了15%和8%的支持率。在亲和力和可信度方面,舒尔茨分别领先42%和43%。在9月19日最后一次电视辩论后,德国电话2号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肖尔茨以48%的支持率明显领先于拉歇特的22%和贝尔伯克的15%。

舒尔茨现任德国联邦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并长期担任汉堡市长。当时,他被称为德国的“北极光”。他是一位资深政治家,经历了被排除在党外的考验和低谷。与没有政治经验的贝尔伯克和在抗洪救灾中表现不佳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拉什特相比,舒尔茨领导的社会民主党在防疫和抗洪救灾方面的表现得到了认可,他成熟稳重的性格给政治四分五裂的德国选民带来了希望。虽然与默克尔不在一个党内,但在个人风格上,斯科尔斯被认为比拉歇特更接近默克尔。由于舒尔茨成为其候选人,社会民主党在7月份逆势崛起,舒尔茨领导社会民主党赢得了议会中最大的政党,并当选总理。

二、对华政策预测:初期的艰难局面会很明显。

默克尔总理上任16年来一直高度重视中德外交,其对华立场对德国和欧盟对华政策产生了深远影响。本次大选的最终内阁组成将决定默克尔总理的对华外交政策(“wandel durch handel”)对新政府的影响。预计这次选举将主导组成内阁的主要政党领导人的政治背景。近期演讲节选及对华立场概述见下表:

下图为铑集团总结的政党联盟对华立场的程度:

媒体、智库、咨询机构和政府官员对新一届大选和德国对华政策基本达成以下共识:

地缘政治,尤其是中国的政治立场,并不是选举或组阁的主要话题。

德国大选的主要议题一般集中在国内政治和经济问题上。在国际问题上,近年来的主要关切是难民危机、新冠肺炎疫情和气候变暖。外交关系方面,虽然欧盟一体化、德美、德俄、德中受到广泛关注,但并不是大选的决定性因素,也不是政党组阁的决定性考量。

鹰派压力过重,亲华高峰已经过去,但中美争端不存在一边倒的情况。

中国的主要议题是经贸合作、人权、知识产权和前沿技术、欧盟5G网络建设等。不少分析报告指出,近年来,欧盟、德国内阁、政府和三大政党发表的关于中国的评论或文件趋于警惕和疏离,主要冲突在于如何平衡经贸合作与供应链价值链本地化、产权保护、技术获取、集权统治、人权保护等一系列价值体系问题。,绿党就站在其中。后默克尔时代,德中关系将进入调整期,但调整的范围和长度未知,这取决于内阁的组成和新总理的威望。德国民众对中国全球影响力的负面态度也在加强,但大多拒绝在中美地缘政治问题上站队。

新政府对华立场将继续对EU-对华关系和中美地缘政治产生重要影响。

进一步分析,如果我们预测舒尔茨将当选总理,红绿灯联盟将成功组阁,那么新一届德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会有哪些变化?这将取决于三大因素:第一,斯科尔斯总理对中国的态度和他对红绿灯联盟的掌握;二是绿党、自由民主党对中国的态度和坚持;第三,欧洲议会等三大政治机构对中国的态度。

首相对中国的态度非常重要。作为一名资深政治家,舒尔茨在政治风格上被认为是默克尔最好的接班人,秉持着稳定灵活的务实精神。作为现任联邦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斯科尔斯丰富的政治经验和人脉帮助他掌控了红绿灯联盟组建的内阁,有望在激烈的党派政治纷争中把握最后的基调锤。舒尔茨传统上对中国友好,从未发表过任何令人愤慨的言论。在某种程度上,有望延续默克尔的对华政策,这实际上是中德两国巨大经济利益所必需的稳定环境所需要的。同时,斯科尔斯与社民党前总理施罗德友谊深厚,同属于社民党右翼。当施罗德因为“太正确”而被排除在外时,斯科尔斯明确支持他,并为他的“2010议程”开了绿灯,该议程遭到了该党的攻击。在未来的对华政策中,斯科尔斯很可能会受到对华友好的前总理施罗德和默克尔的影响。

社会民主党传统上对中国友好,重视与中国的经济利益,希望在经济、环境和社会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实现全球治理。然而,近年来社会民主党对中国的批评有所增加,其领导的外交部和默克尔总理办公室对中国的态度有明显差异。而且绿党和自民党对华态度强硬,政策取向很可能与默克尔时期形成鲜明对比。例如,绿党反对签署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而自由民主党则主张在当前情况下继续搁置CAI。此外,绿党还严厉批评了中国的碳排放。我们相信绿党参与内阁会大力倡导绿色新政,也一定知道必须与中国合作应对气候变化。因此,将我们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与其他经济和社会事务联系起来,就有可能缓和绿党对中国的敌对态度,中德在数字经济方面的合作也可能促进自民党与中国的合作。当然,红绿灯联盟的对华政策最终还是要看社民党的克制和总理府的整体掌控能力。

有一点可以肯定:后默克尔时代,德国对欧盟的影响力将会下降,德国新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将会更多地受到欧盟的影响。特别是欧洲的三大政治机构,即欧盟理事会、欧盟委员会和欧洲议会,正在形成一个反对中国的统一战线,这显然是美国最近鼓励的。例如,9月16日,欧洲议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新EU-中国战略报告》,该报告基于谎言和偏见,对涉及香港、新疆和台湾省的问题进行指责。一方面称中国为“重要伙伴”,另一方面打着“人权”旗号攻击中国,声称中欧是“制度对手”,要求欧盟制定新的对华接触战略。未来欧盟很可能会在“立陶宛事件”、“华为5G供应商”、新疆、西藏、港台等地碍手碍脚。德国新政府改变默克尔温和政策,跟随欧盟攻击中国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预计上台初期对华强硬态度会更加明显。

三、对策建议:短期约束和长期政策的制度性应对。

中德经贸利益巨大,不应受政府临时更迭的影响。面对德国新政府上台后可能发出的强硬声音和对华政策,我们应该坚定信心,睁开眼睛,冷静应对。

一要增强韧性,做好应对短期强硬言行的准备。对于对方一些目光短浅、不理智的声音,不要急于逐句回复,坚持不打。这是关于加强韧性,增加迂回,甚至通过施罗德,默克尔和第二轨道外交做一些工作。我们期待,只要顶住前一波非理性攻击,就能回到两国战略利益和经贸基本态势上来。

二是打经济牌和规则牌。如果巨大的经贸利益从根本上受到损害,对任何一个德国政府的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无法承受的。最近的民调显示,58%的选民支持即使利益受损也要对中国强硬,而17%的选民反对任何针对中国的攻击性措施。虽然经济精英只占少数选民,但他们的影响力很大。要充分发挥汽车巨头等德国企业界的力量。同时,德国和欧洲应该打出规则牌。欧洲是世界监管的主导力量。他们重视规则和信任规则。我们可以在市场对等中主动回应对方的要求。当CAI被议会封杀时,我们会主动落实CAI的规定予以回应,积极落实以开放促改革的精神。应对气候变化,绿党入阁将加大对中国的减碳压力,但我们可以在碳市场交易、绿色发展、数字经济和可持续投融资规则等方面积极满足欧盟规则,加强双边沟通、合作和透明度。比如最近中德央行联合举办的“金融科技与全球支付领域全景”联合研讨会就是一个很好的举措,双方政策部门应该有更多这样的合作。同时,中国应坚持将应对气候变化与双边经贸合作挂钩,坚决反对在要求中国承担碳减排义务时,将中国科技与其供应链脱钩。

第三,不要混淆美国和西方,鼓励欧洲独立。从历史的角度看,英美的盎格鲁-撒克逊思想与法国、德国的欧洲传统大相径庭,德国经济中的莱茵模式与英美的自由市场模式大相径庭。如果斯科尔斯能够带领社民党获胜,他的民主社会主义思想将明显不同于资本主义保守思想,后者远比默克尔所属的基督教民主联盟更偏左。最近的阿富汗危机显然提升了欧盟的独立意识。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表示,“阿富汗危机敲响了警钟”,“我们面临威胁,不能再指望美国的保护”,“欧洲应该成为美国和中国之外的世界第三强国”。美、英、澳三国组成AUKUS盎格鲁-撒克逊联盟时,第一个冲击就是撕毁了澳大利亚和法国的潜艇世纪合同,法国随即召回驻澳大使。法国外长勒德里安表示,这是“背后捅刀子”。这一事件充满了“谎言、蔑视、口是心非和严重缺乏信任”,“欧洲人应该团结起来捍卫他们的共同利益”。中国应该鼓励欧洲独立,并善于与法国、德国和欧盟找到共同的价值观和利益。

(作者吴志锋来自国家开发银行一带一路创新发展中心)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21 DT88NEWS.COM 动态资讯网 版权所有
Top